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不风流怎么惆怅
查看: 2|回复: 0

坠落的桃花

[复制链接]

1481

主题

1481

帖子

449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496
发表于 2019-8-14 01:0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坠落的桃花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江南三月,春意盎然.
    桃林,万千樱红簇拥枝头.身处其中,犹飘然于绯红的彩霞之中。
    曲径处,传来一阵歌声,“撙中月,笑里刀,莫问恩仇,且把酒浇。浮沉随浪逝,欢歌趁今朝”。
    歌声愈近,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年,眉青目秀,而俊朗的脸上,有一股深沉,忧郁的深沉。手中一把剑,出奇的长。
    几只鸟儿唧唧喳喳,争相嬉戏,在桃花间胡飞乱窜,甚是欢快。
    少年抬头,出神望着鸟儿,兀自喃喃道:“鸟儿啊鸟儿,如此自由自在,无忧无虑,可知做人之难?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为利所牵,为名所扰,为情所困。纵然淡泊一切,奈何世事纷繁,百般纠葛,又有几日清闲?哎……”
    突然一声冷冷道:“程之鸿,好雅兴啊!”
    少年转头,是一白衣公子,先是一惊,而后慌忙抱剑行礼道:“慕容兄,你怎么也在此地?别来无恙啊?”
    白衣公子依然冷冷道:“天下第一高手,你希望我有恙么?”
    程之鸿急道:“慕容兄,何需如此挂怀?泰山之战,我侥幸得胜。然而事出有因,我也出于无奈,还请……”
    白衣公子突然插断:“别说了,胜便是胜,败便是败,我慕容昭认了”。既而一脸沮丧,“江湖上谁还不知,江南第一世家,败在一无名少年手下”。
    程之鸿不禁愧疚:慕容昭与自己相交多年,情意深重,何苦败他?然而自己心中之苦,他人又怎能了解?人为什么总要选择?而选择又如此之难!于是道:“慕容兄,今天我们能不谈么?且喝他几大碗如何?”
    慕容昭反问道:“能不谈么?实不相瞒,今日一会,无他目的,只为取你首级!”说完,声音竟有些发颤。
    程之鸿如坠入寒冷潭,心中不停说道:“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……自己何曾想过要得到?”不由得道:”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"慕容兄,天下第一,有那么重要么?”
    慕容昭若有所思道:“你是你,我是我,人各有求,对你一文不值,而对我却如获珍宝。”
    程之鸿叹了口气:“慕容兄,我已决意退隐,从此江湖上再无程之鸿。”
    慕容昭道:“你退隐,别人就会说慕容世家天下第一么?事实便是事实,无法改变。”
    程之鸿道:“慕容兄,何必对虚名念念不忘?”
    慕容昭肃然正色道:“慕容世家,数十年来傲立江湖,无人敢出其右,谁忍失之?”
    程之鸿愕然,是啊!功名虽轻,却总有人苦苦争夺。要不然世上那来的江湖,又何来纷争?但一想到与慕容昭的肝胆情意,与慕容秀相爱多年,而上天却让他们在名利的两边,上天何其不公啊!于是道:“慕容兄,我们兄弟一场,难道真的要被名利所毁么?想当初,我们举酒谈诗,抚琴练剑,那是何等快乐!”
    慕容昭动容道:“是啊!何止于此?那次我被困神龙帮,你拼死相救。还有我妹妹身中剧,赖你回天医术……”
    程之鸿苦笑道:“陈年老事,还提它做甚?只是,只是秀秀,她还好么?”
    慕容昭长叹道:“真苦了她了,一个哥哥,一个所爱的人,只能留其一,唉   程之鸿若有所思道:“要是她得知你我在次相搏,该会怎样的伤心?”
    慕容昭神色凛然道:“身为慕容家子孙,就要为天下第一活着,我别无选择,她也别无选择!”
    程之鸿心道:“是啊!每个人都有他的人生使命自己不也是迫于无奈,在泰山上打败了他么?人总在想着做出更好的选择,其实是别无选择啊!上天为什么要安排和他最好的兄弟,一生最爱的人,从此支离破碎呢?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?”思之良久,不得其解,终归于默然。
    慕容昭道:“之鸿兄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原也不必多说,拔剑吧!”
    程之鸿听北京中科白颠疯"罢,心如刀绞,强忍着道:“慕容兄,我们能不比么?”
    慕容昭突然强硬道:“怎能不比,快拔剑吧!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    程之鸿:“我们……”
    慕容昭已声色惧厉,怒吼道:“快拔剑!”说罢左手运气,“翁”的一声,长剑已呼啸而出。
    程之鸿顿觉寒光耀眼,那不是以前经常见的剑么?今天却如此令人胆寒,是杀气?还是自己心中之痛?而自己手中儿童白癜风的危害"长剑,沉重得似乎拿捏不住。
    慕容昭道:“怎么还不拔剑,轻视我么?告诉你,我已练成龙吟剑最后一式,只怕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
    程之鸿一惊,心中掠过一丝忧虑,慕容兄啊!那万虹破日,有那么容易练成的么?也不及细想,右手将长剑缓缓抽出。而泪水已夺眶而出,迷漫了双眼。
    慕容昭长剑一抖,剑花如满天星斗,暴风般向程之鸿笼罩而来。
    程之鸿心中,尽是自己与慕容两兄妹所度过的一幕幕,华山之颠、长江之畔、蓬莱海市蜃楼……不知是泪水模糊双眼,还是自己生志全消,亦或万虹破日威力巨大,手中长剑只指前方,却没有出任何招式……
    “嗤”的一声,程之鸿突觉脸上一热,心中想:自己中剑了么?定睛一看,却发现慕容昭倒在血泊之中,眼中尽是泪水。自己的长剑,直挺挺插在了他的胸前!
    程之鸿惊愕,愧疚,懊悔,不由跌倒在地,旋即握住慕容昭的手道:“慕容兄,你这又是何苦啊!”
    慕容昭泪水盈眶,脸上却带笑容,断断续续道:“程兄,这不,这不怪你,我早知,早知自己走火入魔,却没有想到,来得,来得那么快。我还是,还是没有在死之前,在死之前打败你啊!你是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。哈哈,哈哈!”
    程之鸿紧紧握住慕容昭双手道:“慕容兄,你不会死的!多少年来我们出生入死,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,这点小伤算什么?况且你知道我的医术……”
    慕容昭勉力苦笑道:“程兄,晚了,只有我才知道自己,知道自己……你我兄弟一场,肝胆相照,无憾今生也!我知道你很爱,很爱秀秀,她也爱你,我死之后,你要好好照顾她,答应我,好么?”
    程之鸿哭着道:“慕容兄,不要说了,我会治好你的。”说罢为他把脉。只觉得他脉象混乱,如狂风卷叶,知他心脉俱断,已然回天无力。
    慕容昭依然苦笑道:“之鸿兄,算了吧!这是命,人怎么能,怎么能逃脱呢?”
    程之鸿道:“不会的,一定会有办法的,慕容兄,你要坚持!”
    慕容昭突然抬起头来,艰难地道:“程兄,我去也!”双眼随之慢慢闭和,口中仍然喃喃道:“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……”
    程之鸿一探鼻息,知他已去,又悲又悔,不由得嚎哭起来。
    “嗤”的一声,程之鸿顿觉胸中一痛,抬头一看,却是慕容秀,
    而胸中的长剑,又让他难以相信,不由得问道:“秀秀,是你么?”
    慕容秀满脸泪水,摇着头问道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杀我哥哥?”
    程之鸿不知如何说起,口中只是道:“我,我……”
    不待他解释,慕容秀已经扑到慕容昭身上,大哭不已。
    程之鸿懊悔万分道:“对不起,秀秀,是我杀了他,是我杀了他啊!”想到慕容秀肯定会恨自己入骨,万念俱灰,顿觉活在世上已无意义。又想起当年与慕容昭立誓: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原同年同月同日死!胸口虽痛,心中却喜,人生得一知己,夫复何求!便是命丧于此,何撼之有?是了,这便是命了,慕容兄啊!等我一步!心念及此,双手握住胸口之剑的剑柄,往后便刺。
    慕容秀一片茫然,看到哥哥倒在血泊中,胸口却是自己心爱之人的长剑,惊愤交加,未及细想,便向程之鸿一剑刺去,原以为程之鸿会躲开。
    但那时程之鸿心痛嚎哭,那里知道一把剑刺在自己胸口……
    慕容秀突然听见“啊”的一声,发现程之鸿胸口血流如柱,脸色苍白,已知他流血过多,命在旦夕,顿觉眼前一片昏暗,天仿佛要塌下一般。
    程之鸿呆呆看着慕容秀道:“对不起,我杀了你哥哥。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我是该死的。”
    慕容秀喊道:“不,不,这不怪你!我哥哥本来就走火入魔。我早就劝了他不要在武功上之过急,没有想到,没有想到他那么快就……那是我的错啊!”
    程之鸿道:“不,那能怪你呢?是我的错啊!泰山之战,要是我不败他……”
    慕容秀道:“不,我知道你也是迫于无奈,别无选择的”。
    程之鸿心中一热,欣喜不已,是啊!秀秀终究是了解自己的。想到自己既有知己,又有红颜,比其他人不知道要幸运多少倍,即使马上死去,也觉得欢快万分,不由得痴痴道:“秀秀,你是我,是我今生唯一爱的,最爱的人,和你在一起,是我一生中,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!你知道么?”
    慕容秀抱着程之鸿的头,无限温柔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也爱你!”
    程之鸿笑道:“今生遇见你,我已满足了。世上有几个人,能找到他所爱的人呢?”顿了顿又道:“只是我命已不久,那快乐时光,终究是短暂的”。
    慕容秀急道:“不,你不会死的。你还记得在漠北看流星雨么?你说过,看流星雨时,只要许了愿,就一定会成真的,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么?”
    程之鸿问道:“你许了什么,什么愿?”
    慕容秀道:“携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你愿意么?”
    程之鸿勉力笑道:“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"我愿意,我愿意。”
    慕容秀痴痴道:“我们还要到雁门关外放羊,到杭州西湖荡舟,到,黄山之颠抚琴……”
    程之鸿呆呆地望着前方,满眼尽是桃花,天空几缕白云,相互纠缠着向他们飘来。望着慕容秀白皙的脸,虽满是泪水,却妩媚动人,不由得轻声吟道:“携子之手,与子偕老;携子之手,与子偕老……”而他的心,已在雁门关外,西湖之舟,黄山烟雾……
    慕容秀看着程之鸿。他已闭上双眼,似乎沉沉睡去。而她的心,却异常平静,她的思绪,已经飞到了雁门关外,西湖之舟,黄山烟雾……
    寂然良久,慕容秀轻吟程之鸿作的词:“英雄肝胆两相照,江湖儿女日见少,心还在,人去了,回首一片风雨飘摇。”旋即拔出一把匕首,轻声道:“之鸿,等我一步”。说罢,已把匕首刺在胸口……
    忽然一阵风吹来,桃花很香,纷纷扬扬如雪花般飘落。渐渐地,看不见他们的尸体,已然变成一座花坟……
      
   
分享到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【优惠活动】|关注公众号【御将战神】|第一球迷论坛

GMT+8, 2019-8-22 17:00 , Processed in 0.53218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

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